彭德怀四招打出38军血性,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说太高明了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这句话说明了火车头在整辆火车运行过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如今也成为了各行各业生产和管理的一个真实比喻。可以说,各行各业的领导干部就是“火车头”,在改革发展中起到示范引领的作用,率领及指引着职工群众砥砺前行,共创辉煌。领导干部要想成为一个动力十足的“火车头”,必须具备较高的综合素质和能力,其中领导艺术更是关键中的关键。

彭德怀四招打出38军血性,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说太高明了


简单来说,领导艺术是指在领导的方式方法上表现出的创造性和有效性。因为,只有熟练掌握和运用领导艺术,才能提升一个团队的向心力、凝聚力和战斗力,才能创造出更好的佳绩。如果一位领导干部在岗位上不讲领导艺术,方式方法简单粗暴,那么他带领的团队必然人心涣散,矛盾重重,有力使不出来,不仅不能发挥应有作用,甚至还会成为整个行业发展的绊脚石。从这一点来说,要想成为一位优秀的领导干部,必须懂得领导艺术,科学运用方式方法。

《孙子兵法》有云:“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意思是作为一位将领,要具备五个方面的素质和能力,即智慧、诚信、仁义、勇敢、严明。这里我们单独说一下严明,在带兵打仗过程中,严明就是赏罚分明,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做到这一点不仅能够大大提高军队士气,而且能够整肃军纪,使军队不动如山、进退如风,逢战必胜。这些正是一位将领高超领导艺术的体现。今天,我们来说一说,彭德怀在抗美援朝中的领导艺术,看他如何用四招打出第38军血性的?让梁兴初感动流泪,让邓华直呼太高明了。

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率领志愿军六个军跨过鸭绿江,赶赴朝鲜战场,正式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大幕。在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六个军中,第38军不仅是主力中的主力,王牌中王牌,而且其与彭德怀还有着很大的渊源。第38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28年7月参加平江起义的湘军独立第5师第1团,而担任第1团团长的就是彭德怀。后来,这支部队相继发展为工农红军第五军、第三军团,参加了井冈山斗争和红军长征,而彭德怀一直都是这支部队的领导人。

在全面抗战时期,随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红三军团(时为红一军团第4师)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第343旅第686团,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战斗。不久,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奉命开辟山东抗日根据地,第686团逐渐发展为八路军山东军区第1师。全面抗战胜利之后,为执行发展东北的战略任务,八路军山东军区第1师奉命开赴东北,很快与其他兄弟部队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先后发展为东北野战军第一纵队、第四野战军第38军。在这一时期,第一纵队是东北野战军的三支猛虎军之一,第38军是第四野战军的头等主力之一,以善于打大仗、打硬仗而闻名,参加过包括辽沈战役在内的解放东北系列战役战斗,而后又挥师入关参加了平津战役、宣沙战役、衡宝战役、广西战役、滇南战役等系列大战,共计歼敌16余万人,攻占大小城市100余座,功勋尤为卓著。

在抗美援朝时期,担任第38军军长的是梁兴初,他是江西吉安人。在军事生涯中,梁兴初经历过井冈山斗争、红军长征、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是我军一位非常优秀的战将。在解放战争中,梁兴初最初担任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在辽沈战役中指挥了著名的黑山阻击战,为全歼廖耀湘兵团立下了大功。后来,梁兴初还担任过第四野战军第47军军长,于1949年5月调任第38军军长,新中国成立之后不久便率领第38军入朝作战。


一位战功赫赫的将军,率领一支功勋卓著的王牌军,梁兴初和第38军誓要在朝鲜战场上打出国威军威。然而,让梁兴初和第38军将士们没有想到的是,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中,他们并没有打好。在第38军入朝作战之后,按照彭德怀原先计划,准备将第38军作为志愿军的战略预备军,先在朝鲜北部的江界整训三个月,待集体更换装备之后,再投入作战。俗话说,杀手锏是到关键时刻才使用的,从此可见彭德怀对第38军的器重和信任。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联合国军”向北推进速度很快,已经进至彭德怀原先设想的防御战区域,这样就导致志愿军根本没有时间来作部署,所以彭德怀果断将防御战改为运动战。这样一来,第38军也无法等到整训和换装了,立即被投入到了战场。当时,第38军的作战任务是歼灭位于熙川的南朝鲜军第8师,梁兴初为了打赢第38军出国第一仗,不仅很快在全军作了动员,而且还作了细致的部署。

梁兴初下令:第113师担任主攻,第112师迂回熙川以东断敌退路,第114师为全军预备队。按照梁兴初的想法,以第113师进攻南朝鲜军第8师,就完全足够了,让第112师迂回断敌后路,完全是为了取得更大战果,对敌人实施全歼。不过,第112师在迂回途中,在朝鲜人民军那里得到了一个情报,即熙川有美军的一个黑人团。第112师师长杨大易很快将情况报告给梁兴初。梁兴初得知之后,心中不免一惊,因为上级给的情报是熙川只有南朝鲜军的一个营,没有什么美军黑人团。

梁兴初思考再三,觉得此战是第38军出国第一战,一定要慎重。10月29日拂晓,第112师迂回到达了预定位置,切断了敌人的退路。此时,梁兴初完全可以下令第113师发起进攻了,然而梁兴初为了稳妥起见,并没有立即下令进攻,而是让第113师和第112师先做好攻击准备。直到10月29日下午5时,在准备好一切之后,梁兴初才下令对敌人发起攻击。结果,第38军扑了个空,熙川之敌早已经跑了,而且根本没有什么美军黑人团。

梁兴初这个后悔啊,肠子都悔青了,他在电话中批评第112师师长杨大易:“你谎报军情,好大的胆子,你给老子找出个黑人团出来,老子就要这个黑人团!”批评完杨大易,梁兴初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毕竟杨大易只是上报军情,是自己没有作出正确判断。第38军在熙川扑空,并没有影响到整个战场局势,然而梁兴初和第38军接下来的军事行动,着实让彭德怀勃然大怒。

就在10月29日当天,彭德怀向梁兴初下达命令:“向新兴洞、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向敌侧后实施迂回,配合第39军、第40军歼灭潜至温井、云山地区之敌,以打开战局,造成继续歼敌的有利态势。”对于第38军这一军事行动,毛主席也十分关切,他在给彭德怀的电报中指出:“第38军乃此战之关键,只要第38军能够切断敌人逃到清川江以南的退路,那么我们就能取得战略上的胜利。”也就是说,毛主席和彭德怀赋予第38军的重大使命,就是切断清川江以北敌人的退路。

可是,一方面由于在熙川耽误了时间,另一方面由于对地形路线不熟悉,梁兴初和第38军最终还是没有完成任务。在第38军先头部队赶到指定地点的时候,敌人已经撤退到了清川江以南。这让毛主席和彭德怀设想的“围歼敌人于清川江以北”的计划无法实现。可以说,梁兴初和第38军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打的是稀里糊涂,根本没有一点王牌主力的样子。第38军战场发挥不理想,全军士气比较低落,怎么办?


彭德怀的第一招:当众严厉批评,不留情面。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不久,彭德怀在志愿军司令部召开总结会议,他对战果并不满意:由于没有切断敌人的退路,敌人以极快的速度撤退了,使战役实际上形成一种平推,歼敌不多,没有完成毛主席要“歼灭南朝鲜军队几个师和美军几个师”的设想。在会议召开之前,彭德怀与第39军军长吴信泉、第40军军长温玉成、第42军军长吴瑞林等人热情握手,唯独对梁兴初视而不见,故意将其冷落。在会议中,彭德怀直接点名梁兴初,当着众人的面开始了严厉批评。

彭德怀盯着梁兴初厉声问道:“梁兴初,我问你,你第38军为什么那样慢慢腾腾、拖拖拉拉?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你这个军长是怎么当的?”

站着的梁兴初,看了看彭德怀,又垂下了头,口中喃喃道:“彭总,我……”

还没等梁兴初说完,彭德怀又大声说道:“别人都说你梁兴初是打铁的出身,是一员虎将,老子没领教过!什么虎将?鸟!鼠将!一个美军黑人团就把你吓尿了。黑人团有什么了不起?人家第39军在云山打的是美军白人团(指美军骑兵第1师),是美军的王牌,被第39军打掉一千多人,黑人团为什么不能打?我看你是临战怯阵!什么黑人团,你们是自己吓唬自己!”

此时,梁兴初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他听说过彭德怀的严厉,但是没有想到彭德怀会当着众人的面,一点也不留情面。梁兴初继续喃喃道:“彭总,我,我以为……”

彭德怀不依不饶,说道:“你以为什么?你们第38军还是主力呢,什么主力?鸟主力!毛主席三令五申,这是出国第一仗,关系到我国的国威、我军的军威,不仅要打赢而且要打漂亮。要说困难,大家谁没有困难?第39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第1师打得很好,第40军在温井打南朝鲜军第6师也打得不错,第42军在东线黄草岭也打得漂亮,只有你第38军打得窝囊!”

作为身经百战的虎将,梁兴初挨了这一顿批评,既有点内疚又有点不高兴,向来视荣誉为生命的他,不由得稍微轻声顶了一句:“不要骂嘛!”

没成想,彭德怀勃然大怒:“不要骂?老子就是要骂!你打得不好,我彭德怀就要骂你!我彭德怀要是指挥得不好,你也可以骂我!”说完之后,彭德怀盯着不敢抬头的梁兴初,说了一句狠话:“你延误战机,按律当斩!骂你算是客气了!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梁兴初再也不敢吭声了,会场上的众人也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孙子兵法》有云:“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意思是,如果厚待士卒却不去使用,关爱士卒却不用法令约束,对有过错的士卒也不加以惩治,那么士卒就如同被溺爱的孩子一样,是不可以派他们上战场的。军纪严明、赏罚分明是军队战斗力的源泉,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的报告中说过,“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只因为所有参加这个军队的人,都具有自觉的纪律”。

因此,对于没有完成作战任务的梁兴初和第38军,彭德怀必须强调军纪严明,必须做到赏罚分明。彭德怀在会议上当着众人的面,严厉批评梁兴初和第38军,目的有二:一是要让梁兴初和第38军知耻而后勇,下一战必须打好,打出王牌军的威风来;二是向手下将领们表明志愿军的纪律,只有军纪严明,赏罚分明,才能打胜仗。俗话说,慈不掌兵!如果彭德怀没有当众批评梁兴初和第38军,那么就会和《孙子兵法》中所说的一样,“(士卒)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彭德怀四招打出38军血性,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说太高明了


彭德怀的第二招:私下安抚关爱,消除隔阂。

令梁兴初如坐针毡的会议终于结束了,大家纷纷走出会议室,一直耷拉着脑袋的梁兴初,这才终于得到了解脱,他的心情真的太压抑了。在吃晚饭的时候,梁兴初的情绪依然低沉,他对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说:“我们第38军可是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窝囊仗呀!我们是在往前插,确实有些困难,插不动。当然情况我们也没搞准。”

作为多年的老战友,洪学智安慰道:“老梁,这次没打好,下次好好打嘛!”

同为志愿军副司令员的邓华,也在旁边劝说道:“老梁,你一定要冷静。彭老总的脾气,大家都知道,第38军是彭总带起来的嘛,他很了解第38军,也很了解你,因此对你们要求也就特别严一些,批评也就重一些。彭总批评归批评,但是他对第38军仍是很信任、很器重的。会议上部署的第二次战役,仍然是由你们第38军从敌人侧翼迂回到敌人后方去,切断敌人退路,这么关键的任务,还是交给你们第38军去执行去完成嘛。”

梁兴初听了洪学智和邓华的话之后,情绪平复了一些,当即说道:“下次战役我们一定要打好,一定打出威风来!”

第二天早上,梁兴初和政委刘西元收拾行装,准备赶回第38军军部。就在此时,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丁甘如,推门走进了他们两人的房间。丁甘如一看梁兴初和刘西元正在收拾行装,便问道:“怎么,这就要走啊?”

梁兴初低沉着嗓子,回应了一声:“走!”

丁甘如笑了笑,说道:“吃了早饭再走也不迟嘛!总部还是管得起饭的!”

梁兴初只顾着收拾自己的东西,头也没抬,说道:“不吃了!没胃口,吃什么都不香。”

政委刘西元急忙招呼:“你坐吧,丁处长。”

他们三人寒暄几句之后,丁甘如如实说明来意:“梁军长,彭总知道你们今天早上要走,特意派我来告诉你,他说在会上对你批评得重了些,让你不要有什么思想压力,更不要因为挨了批评就泄气,下一仗一定要打好。”

梁兴初一听丁甘如是彭德怀派来的,心头难免一热,立即说道:“我不怪彭总,他骂得对。下一仗,要是再打不好,我就不是梁兴初……丁处长,请你转告彭总,请他消消气,我们回去就召开军党委会,总结教训,拼了老命也要打好下一仗……”

《孙子兵法》中说:“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这句话的意思是,对待士卒就像对待婴儿一样,士卒就可以与将帅共赴患难;对待士卒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士卒就可以与将帅同生共死。无论多么严厉的人,他总有温情的一面,彭德怀也不例外。在当众批评梁兴初之后,彭德怀不忘私下安抚关心梁兴初,这放在任何人身上,或许都有点感动。这样一来,彭德怀和梁兴初就消除了隔阂,同时也激发了梁兴初打胜仗的雄心。

彭德怀四招打出38军血性,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说太高明了


彭德怀的第三招:同意梁兴初请命,不忘激励。

很快到了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梁兴初和第38军的任务是,首先歼灭位于德川的南朝鲜军第7师,打开敌人阵型侧翼的缺口,然后于内线迂回穿插,切断敌人的退路。另外,第42军首先歼灭位于宁远的南朝鲜军第8师,然后于外线迂回穿插,切断敌人的退路。第38军和第42军的行动,事关全局,彭德怀一度想亲临一线指挥作战。不过,在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人的劝说下,最终研究决定,让韩先楚统一指挥第38军和第42军,确保完成切断敌人退路的重任。

上一次没打好,梁兴初和第38军上下都憋着一口气。韩先楚来到第38军指挥部之后,提出“第42军先配合第38军歼灭德川之敌,然后再去歼灭宁远之敌”的部署。立功心切的梁兴初一听非常不高兴,气呼呼地对着韩先楚说:“打德川,我们第38军包了,让第42军该干啥干啥去!”韩先楚对梁兴初这一主动请命,心里表示赞赏,但是事情重大,万一第38军打德川耽误了时间,那就会影响到整个战役的进行。因此,韩先楚不得不上报彭德怀,请彭德怀定夺。

彭德怀在接到韩先楚的电话之后,其实内心和韩先楚一样,很佩服梁兴初身上的这股劲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彭德怀自然不会打击梁兴初的积极性,不过在同意梁兴初请命的同时,彭德怀还使出了激将法。彭德怀在电话中故意很大声地告诉韩先楚,并让他转告梁兴初:“好大的口气,你告诉他,我要的歼灭,而不是赶羊!”彭德怀的话,站在韩先楚旁边的梁兴初,不用韩先楚转达,自己就听得一清二楚。

彭德怀的这句话,自然是针对第38军在第一次战役中的表现说的,梁兴初肯定明白其中的用意。当韩先楚放下电话,梁兴初咬着牙,说道:“我要包了南朝鲜军第7师的饺子!”,很快,梁兴初作出部署并下达了作战任务,他对着手下的师长们厉声说道:“我们第38军到底是不是主力,就看这一仗,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谁要是完不成任务,别怪我不客气!”在梁兴初的动员下,第38军全军上下嗷嗷叫,在短时间内就攻占了德川,歼灭了南朝鲜军第7师,并快速开始了迂回穿插。

《论语》有云:“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意思是军队的将帅可以被更换,但是有志者的志向是无法改变的。这句话强调了一个人志气的重要性,放在军队来说,就是战斗意志和气势。面对梁兴初的主动请命,彭德怀顺应其意,让梁兴初的志气有施展的舞台,实现自我认知的重塑。这对于梁兴初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不仅有利于激发梁兴初的斗志,而且还能坚定其打胜仗的信心。另外,彭德怀还使出了激将法,这一招也是非常妙,从梁兴初咬着牙的动作,就能看出成效。

彭德怀四招打出38军血性,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说太高明了


彭德怀的第四招,高度褒奖第38军,扩大宣传面。

在第二次战役中,梁兴初率领第38军攻占德川之后,开始了迂回穿插,其第113师一夜急行72.5公里,飞兵抢占三所里、龙源里、松骨峰,一举切断了西线“联合国军”的南撤退路。此后,第38军英勇的将士们与敌人展开激战,誓死守卫阵地,打退敌人多次进攻,为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胜利作出了很大贡献。可以说,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是第38军的又一个成名战,打出了国威军威。

对于第38军取得的重大胜利,彭德怀喜笑颜开,连声说道:“打得好!打得好!”第38军的捷报,在彭德怀、邓华、洪学智等人手中转来转去。邓华看后说道:“第38军到底是主力呀,他们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嘛!”洪学智也说道:“上次战役他们没打好,受到了老总的批评,这次就憋足了劲儿,要打出个样子来。这支部队是老部队,有不服输的作风。”

彭德怀非常兴奋,对着邓华和洪学智说:“不错,是支好部队,要通令嘉奖他们!”说完这句话,彭德怀便坐了下来,拿起笔开始亲自起草准备发给第38军的嘉奖令。彭德怀写下的电文是这样:

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挥了38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至昨(30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

彭德怀写完之后,让邓华和洪学智看,他们都表示同意。然后,彭德怀就让军事秘书杨凤安拿去发,杨凤安拿起来刚要走,就被彭德怀叫住了。只见彭德怀把电报稿拿了回来,在后面又加上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一行字。在征求邓华和洪学智的意见之后,彭德怀大手一挥道:“拿去发了,通报全军,上报军委!”由此,第38军有了“万岁军”的光荣称号。

不久,彭德怀又兴奋地说:“我想呀,入朝以来,第38军既有经验又有教训,可以在第38军召开一个现场会,让西线的几个军长都去一下,一是对他们的胜利表示祝贺,二是总结一下经验。你们的意见呢?”邓华和洪学智相视而笑,都说:“同意。”本来,彭德怀打算亲自去第38军表示祝贺,不过考虑到他的安全,邓华和洪学智坚决不答应。最后经过研究协商,由邓华代表彭德怀到第38军参加现场会。邓华与彭德怀共事,他对于彭德怀治军严明,奖惩有法非常称赞,直言彭老总真是太高明了!

当嘉奖令发到第38军军部之时,梁兴初正在和第112师师长杨大易打电话。一位工作人员将电报递到梁兴初的手上,梁兴初顿时愣住了,握着电话的手不停颤抖,紧接着流下了热泪。

第112师师长杨大易在电话那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急忙问道:“军长,军长,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呀?”后来,在第38军召开的现场会,非常热闹,梁兴初如同中了状元一样英姿勃发,第39军军长吴信泉、第40军军长温玉成、第42军军长吴瑞林,连连向梁兴初和第38军表示祝贺。偷得浮生半日闲,大家沉寂在一片欢快笑声之中……

彭德怀四招打出38军血性,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说太高明了


《孙子兵法》有云:“主孰有道、将孰有能 、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这句话是强调将帅在治理军队、领导部署的时候,要奖罚分明、恩威并重,这样战士们才能赴汤蹈火,所向披靡。彭德怀先后采用“当众严厉批评,不留情面”、“ 私下安抚关爱,消除隔阂”、“ 同意梁兴初请命,不忘激励”、“ 高度褒奖第38军,扩大宣传面”这四招,打出了第38军的血性,让梁兴初感动得流泪,邓华也佩服地说彭老总真是太高明了!

可以说,带兵打仗和团队管理是一个道理,带兵打仗讲究领导艺术,团队管理也讲究领导艺术。一位领导干部,如果能够掌握并运用领导艺术,那么他的团队必然是一支能够打胜仗的团队;反之,就会“打败仗”!今天的文章,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或许有逻辑不严谨的地方,还请读者们批评指正。谨以此文,向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向功勋卓著的彭德怀元帅致敬!

收藏
举报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