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风景——岳池镇裕

作者:云中漫步唐唐来源:云中漫步唐唐


镇裕,位于岳池县西部,东与西板乡接壤,南与坪滩、嘉陵相连,西临嘉陵江,与武胜烈面隔江相望,北与平安及南充石圭毗邻。在未走进镇裕之前,一直觉得镇裕很小,打公路上那道天桥一晃而过,然后就说镇裕过了,过了,每次都是路过后才知晓那里是镇裕。这一次,认认真真去走走看看镇裕。

镇裕场镇讲真有点儿不规整,一条马路街有着各种摊位,卖菜的、卖肉的、卖早点的、卖衣服的、卖鞋的……三三两两的路人,不时经过的汽车鸣笛声,狭窄、纷杂而拥挤。主街间杂着七弯八拐好些小巷,在文明巷里两楼幢之间有一夹巷,数十步石梯直上就是镇裕小学,如今铁门上锁,但听得朗朗书声从墙院里枝叶间穿透而过。八十岁的老大爷回忆着,那些年踩着青石阶来来回回上学放学,不觉间巷深梯窄渐成往事,学校已另选址开门方便学生出入。文明巷里还有一濒临垮塌的老房,那是镇裕食品站,据说其前身是龚贯一的店面铺子。龚贯一,油榨溪人,川北民军一头领,镇溪场团总,曾在油榨溪场做粮油、药材、酒等生意,他豪爽仗义武功高强,枪法也好,人称龚大爷。于1929年在武胜临江寨被联合清乡围剿时,弹尽粮绝自杀身亡,年仅38岁。苔藓浸润的厚重石墙、破烂的檩子摇摇欲坠,屋脊上片片青瓦如墨,岁月沧桑,有几人还能知这里曾经出过一个民团义士,这片土地上,承载过多少过往。

路过胡家桥时,和村民的闲聊里得知,这里有着胡家花墙院,胡家花墙院住的却是龚家人。据说当年修筑胡家桥时,是从磨儿湾打了两樽两个人合围都围不拢的石头围子,牛都累死了几头,方才一路拉到胡家桥立于桥两头,石头围子作为功德碑刻有捐助者名字,顶上立有八角亭,孩童们在桥旁嬉戏时常在围子上的八角亭里钻来钻去。如此精工细作可见胡家人修桥是下了血本,为修这座桥胡家花光了积蓄,最后不得已把花墙院卖给了龚家。胡家桥都如此用心,要说胡家那花墙院可就更是精美了!雕梁画栋描金绘彩,院落分大小朝门,正堂屋、左右厢房、走廊、巷道转角,四四方方俨然一座城。奈何也经不起岁月的磨难,仅剩残墙断壁、院坝空空,屋脊上强撑的房梁木柱腐朽中暗显着曾经的精美,嘎嘎嘎的叫声传来,一群大白鹅悠闲踱步而过。

走进七龙寺,水库清清泠泠,淡蓝的天空浅映一潭,水库一片安静,似乎能听见冬季的风从水面拂来。七龙庙古寺曾经也是古朴典雅精雕细刻,斗拱上七条飞龙在天栩栩如生,据说曾有一夜,无数蜘蛛吐丝,把七龙庙树龄已达两百年的黄桷树缠得一树雪白,好生神奇。古寺解放后做过学校,破四旧时毁于一旦,今村民自筹资金复建起一红墙红琉璃瓦小庙,庙里重塑诸神,只是门可罗雀冷冷清清,庙旁散养的农家鸡鸭到是叫得个欢。庙前古树撑开如巨伞,仰头望去枝枝蔓蔓密密匝匝,与青山相接守护着这片田园。树身上有形似灵芝的巨型菌菇附生,苍老的树皮在新生的菌菇映衬下更显老树盘根沧桑浸润。

关于镇裕,一定不能忘记油榨溪,在我的认知里,初始我只知道镇裕有油榨溪,因为那里曾经是祖上居住过的地方,因为,油榨溪那个几百年的古渡口,太爷爷、爷爷和大伯曾经都是在那里拉船为生。父亲说,那时的太爷爷和爷爷靠的就是一个背篓一把斧子一副纤索拉船养家,扛米包子、茧包子上船,从油榨溪拉船一直拉到180里外的重庆码头。每次听父亲讲到爷爷因为拉船累到吐血一病不起早早离世,讲到太爷爷和大伯拉船之艰苦,脑子里就会浮现电影里长江上的纤夫们在那些陡峭不平的山路上拉船的样子,他们躬着身子,肌肉贲张,埋头奋力向前……如今的油榨溪,不是赶场天码头冷清不见人,几艘机动船并列靠在码头,再也没有拉船下重庆的纤夫,江面上也鲜少的船经过,其实,我是很想能坐着船沿江而下,去看看祖上曾经走过的路,看看那些深嵌在石缝里的纤绳印迹,看看那些浪打滩急。

江水清幽,一浪浪轻轻的拍打着古渡,古老的石阶一梯梯浸润着久远的历史,小草从阶梯石缝里挣扎出坚强的绿意,唯一的轮渡船工与妻以码头为家,无人过渡时妻忙碌着日常杂事,船工抱手靠在小店窗台发着呆,也许,他正回忆着曾经小店还是凉亭那时,那些在此歇息等待过渡的乡民们喝茶喝酒、就着凉粉凉面,摆着龙门阵……那些喧嚣与热闹随着公路运输的兴盛渐渐远离,码头一片沉寂。

新一轮的拆乡并镇,石鼓乡划入了镇裕。石鼓、石鼓锤、望夫石,歹溪、镇江寺……这些在歹溪篇里有写就不再赘述,高屋基的岩洞没去,但三年前在高屋基村背靠陕西坟的罗姓农家别墅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其别墅面沃野良田,视野开阔,讲究风水的罗姓大爷把房前院后的风水与典故研究得极细致,兄弟俩各拥五六百万建起的七层小楼,小楼安全楼道共用,安装有美国进口的现代化电梯,底层卫生间隔断一做卫生间一半做猪圈,养着两头猪。院里养有蜂箱无数,入户门厅宽大奢,室内装修也还精细……七层小楼,一千多平米,两个七十岁的老人守家,儿孙均在外过年才回。拍过无数老房老院老人,这家院落在当时算是我第一次拍摄的现代新型农家宅院。

三年过去,家乡的土地上如同此类的农家别墅小院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时尚、文化、精致、适用……各种格局皆有,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镇裕的公路修好了,一辆辆重型货车拉着砂石在油路上与毗邻的G75兰海高速上的车流并驾齐驱,新的场镇规划逐步在向外扩展,镇裕,在努力寻求着发展,期待看到走向富裕的新镇裕。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