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山海经》第一仙山或在此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明代嘉靖皇帝修道于此


一看这一标题,想必大多数读者第一反应便是:标题党来了!拟或说:胡吹!

我们广安有句俗话:没得几刷子,哪敢在大街上擦皮鞋?标题看是惊人,实则是有充分的史实依据来支撑的!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华蓥山宝鼎

唐代全国有四座仙山,华蓥山为其一

这一部分的主要依据来源于唐代志书《元和郡县志》,它是唐代宰相李吉甫创作的一部唐代中国地理学专著。该书对古代中国政区地理沿革有比较系统的叙述,是保留下来的中国最古的一部地理学专著,也是编写最好的一部——它在编写体例方面,开启了我国总地志的先河,对宋代的《太平寰宇记》以及元、明、清各代的《一统志》都有很大影响。

《元和郡县志·卷逸文·卷一·渠州·渠江县》记载:“富灵山,在(渠江)县东南七十里,峻峭多药物,实灵仙所居。”这里明确记载,富灵山峻峭,生长有许多药物,实乃神仙居住的地方。而渠江县记入《元和郡县志》的山,也仅有富灵山。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唐代志书《元和郡县志》记载的"富灵山".

渠江县,为唐宋时期县名,其区域相当于今天的广安区和前锋区。按宋代地理志《太平寰宇记》记载,唐代渠江县县治在今广安市区城北秀屏山下。其东南七十里的富灵山,无疑便是今天的华蓥山了。

在《元和郡县志》中,但凡类似记载“灵仙所居”的山,除渠江县的富灵山之外,另外还有3座:

《元和郡县志·卷十八·蔚州·兴唐县(今河北蔚县)》载:“倒刺山,在县东七十里,亦号雪山,俗传灵仙所居,与五台山略等。”这里不仅记载倒刺山为仙山,“灵仙所居”,还说它与五台山相似,也就是说,五台山自然也是正宗的仙山了。

而《元和郡县志·卷十四·代州·五台县·五台山》则载:“五台山,在(五台)县东北百四十里,《道经》以为紫府山,《内经》以为清凉山。”这里虽没说五台山为“灵仙所居”,但被《道德经》称为“紫府”,自然也是仙山了。

另外,《元和郡县志·卷二十一·均州·丰利县(今陕西白河县)》则载:“锡义山,一名天心山,在(丰利)县东北六十五里,山方圆百里,形如城,四面有门,相传以为仙灵所居。”

以上4座仙山,《元和郡县志》在表述的语气上也略有区别:富灵山(今华蓥山)为“实灵仙所居”;倒刺山为“俗传灵仙所居”;五台山为“紫府山”或“与倒刺山略(相似)”;锡义山则为“相传以为仙灵所居”。由此看来,富灵山在唐代的4座仙山中,排名应靠前,甚至可称为“4座仙山之首”了。

仙,或灵仙,这是道教里的概念,得道成仙,也是每个道教徒的毕生追求。而道教来源于道家思想,其开创者为春秋时期的李耳,俗称老子,即道教里的太上老君。到了唐代,唐朝王室姓李,自称为太上老君后裔,自开国后即尊崇道教,规定道教为三教之首。到了唐玄宗时期,道教更是达到顶峰,唐玄宗屡次加封老子尊号,先后为大圣祖玄元皇帝、大圣祖大道玄元皇帝、大圣高上大道金阙玄元皇帝,把他放在了历史前所未有的高度。与此同时,唐玄宗还以《道德经》为科举考试科目,又下令两京及全国各地大建宫观,供奉老君。

可以说,在唐代,几乎每个县的名山上都建有道教场所。一个县仅举一座名山,一座名山一个道教场所,全国上下也有上千座道教山。据有关资料显示,仅唐贞观十四年(640年),全国便有1557个县。《元和郡县志》创作于唐宪宗时期(805-820),此时全国所辖县或许更多。

在道教如此兴盛的唐代,全国仅有4座仙山,而富灵山(今华蓥山)便在其列,足见富灵山在唐代的地位!

或许有人会问:在蜀中,华蓥山的地位怎能比过峨眉?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峨眉山早在唐代之前,便作为了普贤菩萨的道场,到唐代时,其作为佛教名山的地位早已根深蒂固,自然就难转换为道教名山,更别说是仙山了。


华蓥山古临西海,或为《山海经》里的第一仙山

华蓥山的最高峰是高登山,海拔1704米,邻水县城便位于该山东面山麓不远。

在华蓥山区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普贤的传说:天神普贤最先看好的是高登山,当他刚降临于高登山顶时,只觉脚下山体如海绵一般软绵绵的,脚一踩上去,便明显有下陷的感觉。于是他赶紧纵身一跃,踩在了华蓥山的次高峰、海拔1590米的宝鼎。不想,脚踩在宝鼎上时,竟是稳稳当当,一点下陷的感觉就没有。从此,普贤便将华蓥山宝鼎作为了自己的道场。

这看似一个传说,但它却不知不觉道出了高登山的地质秘密。

在清代《邻水县志》里,高登山仅是俗称,它的学名叫海宝山。为何叫海宝山?《邻水县志》并无记载。但在高登山,人们至今仍可在一些松软的岩体里发现不少鹅卵石,在部分施工路段还发现有鱼化石和贝壳化石等。同时,就在高登山太阳坪一带,又可看到一些裸露的天然煤山。这些无疑证明,亿万年前,高登山实际处于海洋的边界地带,或者是座较大的海岛。故而今天,我们既能在这里看到海洋的痕迹,却同时又能看到古代森林演变的煤。

华蓥高登山的地质特征,或许证明了又一远古仙山的存在——它就是《山海经》里的第一座山——招摇山。

《山海经》开篇为《南山一经》,该篇篇首则这样写道:“南山经之首曰䧿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花,其名曰祝馀,食之不饥。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其花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丽麂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无瘕疾。”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山海经》关于招摇山的记载。

根据该记载,䧿山濒临西海,而且是几座山的统称,其第一座山(最西边的)叫招摇山(或许是它面临西海,一望无际,视野无阻,故名);上面多桂树;有一种叫祝馀的草,长是像韭菜,开青色的花,人吃它就不会感到饥饿;有一种树叫迷谷树,其黑色的纹理像谷,所开的花儿各面都十分艳丽,把它佩戴在身上可以不迷路……

这些记载,其实与华蓥山的特征是很相符的。

首先,我们必须弄明白,《山海经》所记载的“西海”到底是哪里?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因为,从古至今,《山海经》都是堪舆家(俗称“风水先生”)必学读本,“西海”这一概念对他们来说,也很熟悉,结合地壳的变化和中国现有地理特征,多数堪舆家都把“西海”指向四川盆地。华蓥山是川中与川东的天然界山——川中相当于盆底,而从华蓥山起,继续往东就算是盆围了。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卫星地图中的四川盆地。

广安市政府原研究室主任傅琳在其所著的《佛韵千秋》一书中,对华蓥山的形成这样写道:“成都一位地质学者告诉我们,地球诞生已经46亿年。生命演化经历了35亿年才出现了人类。在距今1.8亿年前,四川是一片汪洋大海,海中繁多的水生动物死后,同泥沙和碳酸盐一起形成了巨厚的海相沉积。大约在1.7亿年前,受‘印支运动’的影响,四川四周褶皱隆起成山,四川变成了一个与海洋隔绝的大湖盆。在距今2800万年前,受地质上所称的‘喜山运动’的影响,使四川盆地巨厚的沉积,被挤压褶皱隆起,华蓥山从此来到世间。”

需说明的是,《山海经》创作于先秦时期,在该书面世之时,四川早已不是海洋,而是富庶的天府之国了,“西海”也只是一个沿袭下来的名称而已。

其次,《山海经》所载招摇山多桂多金玉,有祝馀草、迷榖树等,与华蓥山的生态也相适应。《山海经》中的桂,一般指桂树或桂花树,而该树种最早产于中国西南地区。也或指像桂树的荔枝或枝圆(桂圆),如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作《荔枝图序》时这样写道:“荔枝生巴峡间,树形团团如帷盖,叶如桂……”宋代官员何熙志在《咏賨城景物之胜》一诗中也有“照座梨偏紫,堆盘荔更鲜”的诗句,表明宋代时今华蓥山区盛产荔枝。在今华蓥山麓的岳池县中和镇境内,至今仍有10余株百年以上的枝圆树,其叶如桂,果与桂圆无异,但树形却与桂圆又明显有别。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位于华蓥山麓的岳池县中和镇境内,树龄百年以上的枝圆树仍有10余棵。蒲长文 摄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枝圆树果子,和桂圆没有区别。

关于“多金玉”。先说金,华蓥山盛产煤炭,无论是地下裸露地表的煤中,都常见黄铁矿,看上去就像黄金一般。再说玉,今人多会认为四川不产玉,但写于东晋时期的《华阳国志》却明文记载“巴国(今川东地区,含重庆)产玉”——其实,古时,但凡玲珑剔透的石头皆称玉,而华蓥山以前盛产的白石,便是这种。

至于祝馀草、迷谷树之类的植物,华蓥山上也十分繁多。其实,祝馀草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麦冬,叶像韭菜,开青紫色的花;迷谷树,就是今天我们常见的构树,这种树也叫谷木,其花呈球状,四面皆艳,故称四照,另外,构树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其果实和种子能治疗腰膝酸软、肾虚目昏——这或许就是佩戴构树制品可以不迷路的传说之因吧?

最后,我们再来看《山海经·南山一经》所记载的从西往东的顺序,以及招摇山距东海的距离,其载曰:“……又东……又东……又东……又东……又东……又东……箕尾之山,其尾踆于东海……凡䧿山之首,自招摇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结合卫星地图,若华蓥山为《山海经》之招摇山,往正东向东海延伸,则《山海经》的箕尾山则应是“黄山——天目山”山脉。若以华蓥山麓的重庆市为起点,至黄山区,路程为1400多公里,这竟与《山海经》所载“招摇山至箕尾之山为二千九百五十里”竟十分的吻合!

由上可知,华蓥山或许便是《山海经》所记载的第一座仙山——招摇山!


华蓥山实为普贤真人道场,距今已有1200多年

前面已说明,华蓥山宝鼎是普贤道场,但需说明的是,宝鼎虽然佛教历史悠久,但将其作为道场的普贤,似乎更像是道教人物。

在民间,对于普贤的称呼,有称普贤真人的,有称普贤菩萨的,也有称普贤大士的。若说是普贤真人,则为道教人物;若说是普贤菩萨,则为佛教人物;若说是普贤大士,则难以表明他是道教人物还是佛教人物,只能说他是德行高尚之人——“大士”或“尊者”,佛教和道教都在使用,如南朝齐周颙所著《重答张长史》说:“夫大士应世,其体无方,或为儒林之宗,或为国师道士,斯经教之成说也。”也就是说,儒、道、佛三教里的尊者,皆可称大士。

编撰于清道光元年(1821)的《邻水县志》记载:“华银山(即今华蓥山宝鼎),治西一百四十里,蟠结数十里,介合、巴、邻、岳四州县,缥缈崇隆,常有烟云缭绕其上,雪积巅岭,至夏始散,遥望如瓊瑶撒地、晶玉铺山。相传普贤真人成道于此。”这里就明确表明,这里普贤是道教的神仙,而非佛教里的菩萨。

宝鼎观云,云若卧佛。

编写于清咸丰年间(1851-1861)的《华银山志》则反复记载“普贤”,但都是称其为“大士”,而非“菩萨”。

其实,在中国,儒、道、佛三教融合很早就开始了。特别是到了唐代,道教被视为国教,与在民间信仰中占统治地位的佛教发生了激烈的地位之争,而这一争斗的过程也是佛道快速融合的过程。同时,历代封建帝王都离不开儒教治国,因此,三教融合也是一个必然过程。或许,从唐代开始,佛教里的西方尊者与道教里的本土神仙,便开始出现二者合一的迹象,诸如文殊、普贤、观音,他们既是佛教里的菩萨,又是道教里的真人(神仙):文殊在佛教里称文殊菩萨,在道教里称文殊广法天尊;普贤在佛教里称普贤菩萨,在道教里称普贤真人;观音在佛教里称观世音菩萨,在道教里称慈航真人、慈航大士。

总之,就华蓥山宝鼎普贤的形象,根据地方志书的记载,应该是更倾向于道教人物普贤真人才是。

作为普贤真人的道场,除华蓥山外,国内还有一处极为知名的地方——湖北省咸宁市境内的九宫山,这里一直对外宣传是普贤真人的道场,其依据是古本小说《封神演义》(创作时期不详)的记载:“普贤真人的道场在九宫山白鹤洞。”

九宫山,最早见于宋书《太平御览》,该书引《武昌记》的记载:“九宫山,西北陆路去州五百八十里,其山晋安王兄弟九人造九宫殿於此山,遂以为名。”

但九宫山在《太平御览》中仅有此处记载,这里并未说它与普贤真人有无关系。又据相关史料记载,南宋淳熙十四年( 1187 ),道士张道清于此山建造九座道观,九宫山从此成为道教胜地。从这里便可看出,九宫山的道教是从南宋时期开始的,与普贤真人还真没有关系——若这里真是普贤真人道场,在南宋淳熙之前就应该是道教名山了。《封神演义》是小说,历史学者多推测它创作于明代,将它作为普贤真人的依据恐怕不可靠。更何况,作为小说的《封神演义》,其内容多为虚构,又怎能作为历史依据呢?

相反,华蓥山宝鼎作为普贤真人的道场倒更为可信。根据《华银山志》记载,唐至德二年(757),普贤在华蓥山宝鼎现身显圣,而清道光元年(1821)的《邻水县志》更是将普贤指明为普贤真人。结合华蓥山为唐代全国四大仙山之一的背景来看,华蓥山在唐代也应是普贤真人的道场才对。

从唐至德二年至今,华蓥山作为普贤真人的道场已有1200多年,或许是唐朝退出历史舞台后,华蓥山道教逐渐失势于佛教,以至于今天鲜有人知晓它本是普贤真人的道场罢了。


一代帝王秘密修道华蓥山,数千僧人来听经

华蓥山有帝王踪迹,各类志书都未有明文记载。但从华蓥山相关遗迹和史料来看,则必有帝王踪迹,而且可直接锁定到具体的某个帝王,即明朝的嘉靖皇帝。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嘉靖皇帝画像。

嘉靖皇帝,是明朝的第11位皇帝,名叫朱厚熜。但他的亲生父亲并非帝王,而仅是封地于湖广安陆(今湖北钟祥市)的一位藩王——兴献王朱祐杬。且朱厚熜还是次子,但他幼时聪敏,通《孝经》、《大学》及修身齐家治国之道,重礼节,遇事有主见,颇受明武宗母亲张皇太后的喜爱。

明武宗死后无嗣,张皇太后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决定,由朱厚熜继承皇位。朱厚熜在位46年,是明代皇帝中在位时间第二久的帝王,仅次于他的孙子明神宗(在位48年)。

朱厚熜可谓是中国封建历史上最为独特的皇帝,在位46年中,他竟有20年不在朝中,却始终牢牢掌控着整个大明朝政治、财经、军事和民生大权,故享有“巧圣”之美誉。

这20年里,朱厚熜到哪里去了?史料如此记载:他避居西苑,练道修玄。

朱厚熜修道,实在避居西苑之前就开始了。据史料记载,朱厚熜称帝后,尽管宫中佳丽三千,但却没有一个为他生儿育女,后在闻名当时的道士邵元节的药物调理下,几年下来竟“皇子迭出”!后来,邵元节又推荐了一名道士为嘉靖服务。此人名叫陶仲文,特别是他治好嘉靖一位皇子的“天花”后,也深得嘉靖的信任。从此,朱厚熜便痴迷于道教,经常要求陶仲文为其配制丹药,让其纵情于后宫而又不伤身体。在这当中,丹药也常有不验的时候,朱厚熜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怪癖,宫女稍有不慎,便会受到严惩,几年之中,因为细微小事而被打死、吓死的宫女上百。宫女们为此也痛恨朱厚熜,决定找机会杀死朱厚熜,于是最终发生了“壬寅宫变”:

嘉靖二十一年冬十月的一天夜晚,嘉靖宠幸完端妃之后,很快昏昏睡去,而早已预谋的10余名宫女趁端妃沐浴更衣之际,一拥而上,把嘉靖皇帝死死按住,并用布团塞住嘉靖的口,同时用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准备将嘉靖勒死。宫女们把嘉靖脖子套住,然后用手拉扯,见嘉靖拼命挣扎,她们便又打了一个结。但就是这个结打坏了,两个死结套在一起,越拉越紧,却就是勒不死嘉靖。另外几个宫女急了,她们拔下自己的金钗、银簪,朝着嘉靖身上一阵乱刺。但杀人之事,对这些宫女来说,还是人生第一回,毕竟还是有一些胆小,而且要杀的又当今皇上。眼见一下子勒不死嘉靖,有人便害怕了,直奔皇后住处自首。皇后大吃一惊,连忙带人救驾,嘉靖终算逃过死劫。

壬寅宫变平息后,所有参与谋害的宫女全被处死,端妃被施以磔刑(分尸),但经历了这一事件后,嘉靖从此对后宫心有余悸,于是离开后宫,“避居西苑。”从避居西苑开始,嘉靖便连续长达20年不上朝,朝中之事全部交给了内阁首辅严嵩主持。

然而,嘉靖修道的西苑到底在哪里,却一直是个谜。有人说,西苑就在京城,但这与嘉靖持续20年不理朝政有些冲突——作为帝王,若20年居在京城,即便是懒于政事,也不可能持续这么多年不过问朝事的。另外,从历史事件“奄答封贡”中兵部尚书被严嵩擅自处死来看,嘉靖修道20年间在京城的可能性也极小。

无独有偶,华蓥山便藏有嘉靖皇帝修道的踪迹。这一点,还得从清代华蓥山伏虎寺僧释昌言所著《华银山志》说起。

伏虎寺,位于今广安华蓥山溪口镇觉庵村境内,现仅剩遗址。但在明清时期,它是华蓥山中巨刹。释昌言,号虎溪,22岁时入伏虎寺为僧,后为伏虎寺住持,他不仅经常与巨公名士书信往来,还行遍华蓥山间的山山水水,抄阅诸多碑刻,最终编撰成《华银山志》手稿一本,后经岳池名僧可学和尚刻成雕版传于世。

《华银山志·开建志第五》记载:“嘉靖二十八年,(宝鼎瑞峰禅寺)僧德香奉勅重建铁瓦殿,围楼丛刹,十有二层,更其寺曰光明禅寺。”其意是说,嘉靖二十八年,僧人德香和尚奉嘉靖皇帝的命,重建瑞峰禅寺铁瓦殿,总共修了十二层殿,并将寺庙更名为光明禅寺。由此可以看出,嘉靖皇帝对华蓥山宝鼎非常上心,不仅下令重建十二层铁瓦殿,还专门给宝鼎的原瑞峰禅寺改了名字。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华银山志》关于嘉靖下旨修建华蓥山宝鼎光明寺的记载。

问题就来了:嘉靖二十八年时,嘉靖皇帝不正在西苑修道么?长期不理朝政的他,怎么这时却单独为华蓥山宝鼎的瑞峰禅寺下起命令,要重建寺庙并将其更名呢?而且,嘉靖皇帝迷恋修道,而当时宝鼎瑞峰禅寺可是佛教啊!

嘉靖皇帝堪称是明代帝王中最聪明的皇帝,他不仅迷恋修道,也喜欢研究历史。《明世宗实录》载:“上(指嘉靖)初年好古礼文之事,时取《永乐大典》探讨,殊宝爱之。自后凡有疑却,悉按韵索览,几案间每有一二帙在焉。”从这里可以看出,嘉靖将《永乐大典》视为特殊的宝贝予以珍爱,案桌上随时放有一两本,但凡遇到历史方面的疑问,便查阅《永乐大典》。或许,他早就发现了普贤真人的道场在华蓥山宝鼎,但见于此地已成佛教名刹,且普贤真人也早已成为佛教里的尊者,便没有强调佛道之分,而下旨重建宝鼎寺庙,以祭普贤。且佛经《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也记载,普贤携眷属3000人住于西南光明山,嘉靖也或许因此而将瑞峰禅寺更名为光明禅寺了。(今宝鼎光明寺僧释通觉是峨眉山人,他则证实,峨眉山的导游经常给游客解说,普贤携3000弟子来到峨眉山。为此,他时常纳闷:既然普贤携3000弟子来到峨眉山,那他来峨眉山之前,又在哪里呢?)

在宝鼎周边,一个故事至今广泛流传:南堂寺(距宝鼎光明寺约5里)的南宗和尚率500大臣修建光明寺。但《华银山志》记载的是嘉靖皇帝下旨修建光明寺,同时还记载,南宗和尚为嘉靖时人,姓字不详,在华银山建南宗堂讲法,声名远播,四方僧人云集,不下数千。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华蓥山南堂寺航拍。

若传说为真,这个南宗和尚不正是嘉靖皇帝本人么?何况,和尚本是出家之人,有必要隐瞒自己的姓名么?若说为人过于低调,可“南宗”这个法号又显得狂妄了点,这哪里是低调之人所取的法号呢?再看此南宗和尚的本领,讲法能引来不下数千的僧人,这样的和尚在历朝历代也难找出几人呀,人们又怎么不会知道他的名字呢?就算名字不知道吧,但这种奇观,当时主管全国佛事的机构难道就不关注,不把这样的大事录史?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南堂寺南宗和尚衣冠冢。

而事实是,除了清晚期华蓥山本土僧人释昌言通过走访收录而进入《华银山志》外,我们再没发现其他史书对此记载。若说释昌言过于夸大,但南宗堂(今人称南堂寺)遗址原有3口千僧锅,《华银山志》也记载为南宗和尚所铸,这3口千僧锅直到上世纪“文革”才被破坏掉,后来当地信众又按原尺寸进行了恢复,今仍可见。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南宗寺千僧锅。

从3口千僧锅的实物来看,南宗和尚讲经引来数千僧众之事不假。若南宗和尚就是嘉靖皇帝本人,那么,前面的一系列疑问便可迎刃而解了。

南宗堂,这一名称和“南宗和尚”组合在一起,本身也是怪怪的。首先,哪有僧人用自己的名字给自己所在之地命名呢?其次,宗教场所的命名也是有讲究的,“堂”本是道教场所的名称,佛教场所哪有用“堂”来命名的?可坐在南宗堂的不是道人,而是和尚。这也说明,这个南宗和尚身份特别,他首先把自己立足于道教,但身份却不局限于道人——他是一个对道教、佛教都有极高造诣的人。

种种迹象表明,南宗和尚就是嘉靖皇帝!然而,华蓥山上的证据还远不止这些。

根据《华银山志》记载,嘉靖时期,在宝鼎周边修建的宗教场所以堂命名的,还不只南宗堂一个,比如大方堂(今黄龙寺)、祝圣堂(今称火烛塘)等。

与南宗堂(今南堂寺)相邻的一个村,今名保家村,但根据《华银山志》记载,清朝时,那里叫保驾楼。“保驾”一词的背后,其实便隐藏着一个帝王之身!

在祝圣堂与宝鼎光明寺,至今仍能看到明代雕龙柱础。在封建社会,龙是皇权的象征,若不是皇家寺庙或帝王恩准,哪个民间寺庙敢在柱础上雕龙呢?它不怕招来灭顶之灾吗?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宝鼎光明寺遗存的明代雕龙柱础。

在华蓥山麓的前锋区虎城镇的奉圣寺遗址附近,至今流传着嘉靖皇帝在此修道的传说,崖壁上还有明代瘗库组龛,居中一龛为象征性龛(无坑洞),上方刻“巧圣在兹”四字——历代帝王中,谁个拥有“巧圣”之称呢?

接下来的这个证据,则直接可以锁定嘉靖皇帝了。

《华银山志·古迹·古碑石刻》有这样的记载:“金刚经一函,朱砂书字。传闻系明藩王某书,年号款识虫蛀不可辨,有跋尾:‘孤舞象而背先王考,及冠而背先王妣。奄有南土,报德无由,迄兹以为沉痛。得宋苏轼为二亲故书《金刚经》,喜籍是以寄哀慕也,诹吉三薰,作礼而白世尊。’云云……下余二十二字,字义模糊不可辨,草书亦积遒劲。今藏伏虎寺藏经楼。”

华蓥山:唐代全国四座仙山之一

《华银山志》关于明代某帝王用朱砂抄写《金刚经》的记载。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伏虎寺藏经楼藏有一匣《金刚经》,用朱砂写成,传说是明代某个藩王写的,但因虫蛀得厉害,其年号与落款都没法辨别了。但有跋尾,大体意思是,这个王在在舞象之年父亲死了,及冠之年母亲又死了,尽管自己现拥有南国,但却无法报答父母的恩情,内心迄今十分悲痛,最近得到宋代苏轼为其双亲所写的《金刚经》,甚是喜悦,便选择吉日,三洗其身,重抄《金刚经》供奉于此,并作佛礼向佛祖倾诉。

其实,我们反复阅读这段文字,便能对这个“藩王”作出以下几个判断:

其一,这并不是明代的藩王,而是明代的帝王——“孤”,只有古代帝王才可如此自称,藩王恐怕还不敢。

其二,这个帝王的父亲并非皇帝,仅为藩王或王爷,故称其父为“王考”而非“皇考”,称母为“王妣”而非“皇妣”。

其三,朱砂是道家炼丹的原料,在古代常被道家和皇宫贵族所把持,比黄金还宝贵。此帝王以朱砂重抄《金刚经》,说明该帝王有修道炼丹之好。

其四,这位帝王不仅喜欢修道,更有书法之好,故才因得到苏轼所写的《金刚经》而喜,并亲自重抄作为献给天堂父母的礼物,同时,他的草书也极为遒劲。

其五,这位帝王对父母的孝道之情,也非同常人。

这里需说明的是,文中的“舞象”“及冠”不能像一般的古语中所指的具体年龄,而是概称——在这里,“舞象”概指年少,“及冠”概指成年。

在明代的帝王之中,有谁能完全符合上面五个条件呢?答案只有一个:嘉靖皇帝。

嘉靖皇帝的父亲兴献王朱祐杬封于湖广安陆(今湖北钟祥市),就在嘉靖(朱厚熜)12岁那年(古时称12岁或15岁为“舞象之年”),父亲朱祐杬病死。但朱厚熜从小聪敏,通《孝经》、《大学》及修身齐家治国之道,颇受明武宗母亲张皇太后的喜爱。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4月20日,明武宗驾崩,武宗没有子嗣,在逝世前,经张皇太后与内阁首辅杨廷和商议决定,由朱厚熜继承皇位,并在武宗驾崩后的当天,正式宣布朱厚熜为皇帝继承人。

朱厚熜登基第3天,就急着遣官迎母亲蒋氏进京奉养。当蒋氏抵达北京正东的通州城时,听说自己被当作王妃而不是当作皇太后迎接,自己的儿子将被迫称她为叔母时,便说道:“安得以吾子为他人子!”于是,蒋氏拒绝进入京城,并要即刻返回安陆。朱厚熜闻讯后,流着泪入启皇太后张氏,愿避天子位,和母亲一道返回安陆。张皇太后不想另立新帝,被迫懿旨,遵兴献王和蒋氏为兴献帝、兴国后,还接受了朱厚熜迎接母亲从大明中门进入的最高礼仪。这时,蒋氏才同意进入京城。

嘉靖十七年(1538年)十二月初四日,被封为章圣皇太后的蒋氏病逝,时年31岁的嘉靖按照蒋氏遗诏,将蒋氏与其父亲合葬于湖北安陆州(今湖北钟祥)的显陵。据《明史》和《明世宗实录》记载,嘉靖十八年(1539年),嘉靖帝率文武百官15000余人“南巡”,祭拜双亲。此后20年,嘉靖每逢祭日都遣官亲临祭祀。

嘉靖皇帝个人文学素养极高,有《明世宗肃皇帝诗赋集》七卷存世,其书法和诗赋作品上落款常署“尧斋”、“雷轩”、“天池钓叟”三个别号,其中,“雷轩”是否是指宝鼎光明寺的铁瓦殿或雷神殿,“天池”是否在指华蓥山的天池呢?

另需说明的是,嘉靖皇帝将自己所拥有的大明江山称为“南土”,在华蓥山修道期间自称“南宗”,这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明朝建立后,元朝政府并未消亡,只是迁往了北方,史称“北元”。何况,嘉靖时期已处于明朝的衰落期,疆域在逐步萎缩,嘉靖本人也没有开疆扩土的宏远志向和足够信心。

嘉靖皇帝之所以不远万里来到华蓥山修道,其根本动力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从修道这一层面来讲,或许是冲着普贤真人和华蓥山这座唐代著名仙山而来吧!他之所在华蓥山秘密创修道教场所却又以僧人身份出现,或许当时华蓥山区,道教早已十分衰落而佛教极盛吧!更何况,普贤真人便可跨越佛道两教,嘉靖皇帝自己为何又不可以呢?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