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西武尚仁楹联选析——陇联月旦第二十六期(庚子冬至篇)

武尚仁(1813—1867),字静山,别号莲峰,陇西县城种家巷人。清咸丰二年(1852年)进士,入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后任武英殿协修、国史馆纂修。后外调湖南省嘉禾县知县、四川省岳池县知县。咸丰十一年(1861年),升迁广安州知州,补广安府知府。数年后因父母年老多病,为尽孝道辞官归里,卒后诰封朝议大夫。


武尚仁为官颇有政声,一生翰墨不辍,其文章超逸,诗词联赋无所不通,书法亦四体皆精,至今岳池县东雁塔石崖镌刻有其手书“雁塔”二字。其著作主要有《陇西抉微集》《搜珠集》《莲峰课艺》《静山遗书》等。其联语或典雅平正,或酣畅恣肆,尽显其才情学识。


岳池雁塔寺文昌殿

高分奎壁三千界;

近对巫山十二峰。

赏析:奎壁,二十八宿中奎宿与壁宿的并称,旧谓二宿主文运,故常用以比喻文苑。三千界,即三千大千世界。巫山十二峰其实离岳池较远,但此处作者有意放开眼界,言其近也。联语切题而不拘泥,落笔驰骋自如,十四字内包罗天地、气象万千,而对仗字字精工,可见其学识胸襟。


岳池雁塔寺文昌殿

学不通天,联步青云谁继武;

我来此地,迎眸白塔早兴文。

赏析:继武:《礼记•玉藻》:“大夫继武。” 武即足迹,喻继续前人的事业。兴文即提倡文教致力教化。上联以问落笔,若无通天之学,何能青云直上,而遑论代有学人攀宫折桂了。下联笔锋一转,由自身所见生发,此地早已文教大兴令人欣慰。联语流畅自如、承转有致,青云白塔、继武兴文之对仗尤令人钦叹。


岳池东门外关帝庙

犹存,指点姜山同义愤;

凤城不远,同会岳壤仗英灵。

赏析:联语原注云,四川岳池县东有姜山寺,传蜀汉姜维在此屯兵。虎寺,应为此关帝庙。凤城,帝城首都,这里指蜀国首府成都。岳壤,应代之岳钟琪,四川成都人,自古关岳并称,岳钟琪为岳飞二十一世孙。同会,疑为别词之误,因同会第一与上联有不规则重字,第二此处平仄不协。上联感慨蜀亡之事,遥望姜维屯兵之处,徒增愤慨伤心。下联自蜀国旧都成都切入,以岳飞之后岳钟琪作衬,忠心昭昭英灵千古。联语字字如铁,不可移易,对仗亦颇可观。


岳池东门外关帝庙

气吞吴魏,未能从主西川,亘古英灵仍报国;

志在春秋,试问接踪东鲁,于今祀典属何人

赏析:上联起句入题,四字既渲染出关羽之英雄气概,接着笔锋一转,虽然关羽一直镇守荆州未能入川,但即使身死之后,一缕英魂依然心系故国。下联以关羽读春秋,而引出东鲁孔子为衬,自古以来文圣武圣并举,如今关羽之香火兴旺怕是不输于孔圣。联语整体不急不徐,对关羽做出高度评价。吴魏、春秋、西川、东鲁等词语对仗工稳,颇见手段。


馆选后自题

积德遗子孙,况藉有唐培地脉;

读书登科第,漫言继宋破天荒。

赏析:成大猷《对联燹馀》收录此联,并录其原注:郡守唐树义补建砖塔,国初时陇西出宋翰林。因此有唐培地脉、继宋破天荒便有了来历,如无此注,联语便浑不可解,令人错误联想到唐宋两个朝代。此联明白如话,记录了作者入选翰林院庶吉士后的愉悦心情,唐培地脉、宋破天荒既切其地其事,对仗也极为工妙,看似文章天成信手拈来,实则为作者关注本土人文、留心地方文史之体现。


题文财神

遍地是金,熟读阴隙一篇,才能消受;

通神有路,除非公平两字,枉费机谋。

赏析:阴隙,应为《文昌帝君阴骘文》,劝人向善之书。此联通晓流畅,上联劝人积德向善、不损天道,才能消受得世间钱财。下联顺势承接,只有公平处世、守法明理,方可得到神灵眷顾,其余一切不可见人的机谋手段,纵然使尽也是枉然。


题武财神赵将军

眼睁睁的,且看他吝肚悭肠,难逃虎口;

气愤愤然,要打破贪关愁海,全仗鞭头。

赏析:武财神赵公明神像,多为黑面浓须,骑黑虎,一手执银鞭,一手持元宝,双眼大张,神态威严。世人于财,难免会锱铢必较,欲壑无穷,此联即以塑像特点形态入手,对吝啬贪婪之人加以劝诫警示,相较于“只有几文钱,你也求他也求给谁是好;不做半点事,朝也拜夕也拜教我为难。”文财神庙联的委婉拒绝,可谓当头棒喝,尽显武神风范。


题药王孙真人

欲寻太白山,细循叠嶂层峦,直通此地;

闻精歧黄术者,谁果缄龙灸虎,能似真人。

赏析:药王孙真人即孙思邈,曾隐居太白山中,以毕生精力撰成《千金要方》与《千金翼方》。此联题所在,应亦在广安或岳池,上联指出太白山虽远,但山脉相连能灵通此地。下联对当时医者有所讽刺,虽然能听到好多精通医术之人,但谁有药王缄龙灸虎的手段。缄龙,传说孙思邈曾医治泾河龙王之子;灸虎,传说孙思邈曾医虎后,虎为其坐骑并守护杏林。


题杨四将军

不必扬子江心,当万里波平,到处潮头看白马;

同来文翁境内,愿一帆风顺,任他船尾夹黄龙。

赏析:杨四将军身世纷纭,传说有诸多出身,民间奉为水神,此处言及白马,应采用大禹门下童子之说。文翁,汉景帝末年为蜀郡守,兴文治水,政绩卓著。由此可以判断出所题杨四将军为蜀地供奉,黄龙此处应为瑞兆之意。联语流畅明晓,尽含祝福四海澄清之意。


吊南充县张玉峰明府

关西太守哭吞声,每抚怀于失臂,况我与公生同里,官同方,情同手足,处处皆同,惟恐循箴难接武;

蜀北小民歌遍德,本善教以得心,因名核实像在祠,传在史,文在艺林,历历俱在,何堪挥泪更铺张。

赏析:张玉峰不知何人,但从联文来看,应是陇人在南充任知县。关西太守,指作者本人,关西为函谷关之西,武尚仁为陇人,此时应为广安府知府。接武,步履相接,继承之意。刘勰 《文心雕龙•物色》:“古来辞人,异代接武……”。铺张,此处为宣扬之意。接武、铺张成对极妙,一来用词指本意极切,二来逝者姓张、吊者姓武,不知是妙手偶得还是有意而为。

上联追述二人情谊,下联赞颂逝者功德,几处排比回环句式,恰如其分的表述了吊者心情伤感悱恻,读来痛惜之情溢于言表,是为挽联之正制也。


四川华蓥山宝鼎寺

华岳钟灵分耸秀,想当日神斤鬼斧,度地理嵚崎,开劈凭空蹊径,供我辈绝顶快临,敢说姜池亮坝,遂尽奇观。须放宽眼界,试看东至巫峡,西至峨嵋,南至马湖,北至剑阁,江山带砺列胸襟,即问四千余里内,大凡佛刹仙台,各臻其妙。若骨冷色寒,终要让此峰翠艳,输他六月结冰,三庚积雪;

银河倒影泻光芒,到这里摘井扪参,藉天文焕彩,挺生旷世英豪,自古来从头屈数,漫云蒲鼎石坊,始泄元气。倘追仰徽踪,尚有汉之子云,晋之逸少,唐之工部,宋之坡公,翰墨因缘留手迹,只在十二万年中,何以奚囊侠屩,不约而同。况残碑腐,未知遗几许寓游,岂无昌黎醉酒,太白携诗。

赏析:此联222字,然思路清晰,脉络分明,上联“度地理嵚崎”,述岳池山川形胜、华蓥山秀美风光,下联“藉天文焕彩”,写与之相关古今杰出人物,对仗工整,气象恢弘,读来酣畅淋漓,堪称传世佳作,也是武尚仁得意之作。据载其横额为“太华云来”,可谓点题手笔。此联比号称古今第一长联的昆明大观楼清代孙髯长联还多42字,比武尚仁乡人陈长复题莲峰山大五台夷齐祠联还多4字,其人才情可见一斑。而222自内无一不规则重字,殊为难得,里、云二字简体虽重,但繁体无碍。用词亦不卖弄本领,几无晦涩难解词语,有几词今不常用,然在当时想为常见,试析如下。嵚崎,即险峻之意。徽踪,徽即美,即前贤令人神往之事迹。奚囊即诗囊,唐李商隐 《李长吉小传》:“每旦日出,与诸公游,恒从小奚奴,骑距驴,背一古破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 侠屩,即侠客之芒鞋。全联整体读来流畅明快,几乎不见用典,只有几处难以索解,应为岳池甚至广安当地风物名称,试释于后。姜池,应指华蓥天池。蒲鼎,应指华蓥山主峰宝鼎,佛教有“西朝峨嵋,东朝宝鼎”之誉。此二景与亮坝、石坊,应均为华蓥山景观,至于姜、亮、蒲、石猜测代指与景有关联人物姓名,然终究不可考。


赏析嘉宾

徐维强,甘肃漳县人,现居兰州。中国楹联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对联文化研究院研究员,红叶诗社社员,甘肃楹联学会副会长、青年委员会主任,甘肃省工笔画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青年楹联研究会理事,甘肃诗歌创作研究会理事。


自由容器